美文、人物、音乐。

2015年04月05日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尘封の心澜,

 

     心若一动、念已成行

 


 


 


 

    若素笔染墨,空自成繁华,思念宛若瑶琴轻抚,弹出一生的梦韵。任凭思绪驰骋,触动了我心底深处的柔软,卷起了那尘封的心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序 飘逸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偶尔将心放置于荒漠,然后,让灵魂随意的独步,在那广漠中渐次铺展的情绪之花,总有两三朵沾满了清露,不甘被凝固,深埋,瘦做风中的傲骨,依旧为记忆荼蘼的晕开。

    静夜,藏起的心事密不透风,可是仍然有一小撮,类似不曾束起而遗落的发丝,在昏暗的光影里轻轻舞动。关于忧伤和喜悦,凌乱或安宁,不敢去深深的询问,怕那个瞬间爆满的过程,一经开裂,再无法收拢。深知,一定是有一些什么,看不见,也触摸不到,就在表象的平静下面风生水起,只是刻意的,被予以厚重层层覆盖。岁月如繁花的锦缎,只要这种精致可以遮众生的眼,又何必追问,关于一颗心的走向是近还是远。


 

 

    人生淡然。岁月流转,爱是不可分割的线,牵引着你我,依旧灼灼的存在。那就遵循心灵的公例,只在淡漠中,安静的做一尾鱼,让一切回归原始的粗浅,只陪你把万千的风景读透,让我于素年锦时品味一缕风的寒暖。你说我要感谢你,感谢你磨平了我所有的棱角。我说我还要感谢命运,给我这无限的空间,给我这可心,可信,可寄,可意,也可安心去爱的依赖。


 

    听一首歌,温一盏茶,闲来写一页字,不理会是否又隐喻了忧伤。我本清平女子,只想用十指,记录下光阴走过的每一寸地方,将细细碎碎都篆刻成回忆,丰盈着内心的空旷,软化着岁月的棱角,让笑容,即便是在所有的泪痕之上,也要细腻而缠绵。 一入红尘,曾想兰亭折柳,红袖添香,用沁满墨色的心,只写满轮回的皈依。也曾想南山种菊,把酒东篱,将画外远山描做一副重彩揽入怀中。

 

 
    浮生若梦,现世嘈杂,不确定,这样的时光,于我可以留存多久,假若有一天,文字与我走失,而我又寂寂老去,你是否,还会依着花香满径寻我?到那时,请以平和的心境走近我,然后,以更加平和的心境读我,我只愿,你唯一可以记起,不是我字里行间的风花雪月,而是一朵花,从初初晕开到韶华谢幕,骨子里都透出的善良与从容。    若是可以,把所有情绪封存,不争,不贪,不挑剔,不妄自菲薄,只幻化做一枚相思的种子,和着尘风中沾染的半点清露,半点孤寂,植入清晨这微湿的泥土。而在那万物葱茏的草木深深处,我舍弃一切繁华,也终只能生长为一株荒芜,也愿,于所有的颜色之上,巍然站立,只待风起,我摇落涩涩的蝉衣,即便是忧伤,也是关乎你。    晨昏更替,繁华陆离,若有一天,你依旧隔空唤我,我再不应不语,请相信,我也只是太在意,我只是独自将结痂的心事一寸寸的剥离,然后疼痛到无法呼吸。假若多年以后,我在万千的纷乱之中真的失语,就选一处安宁所在,几盏清茶,有三两个知己,且容我于万籁寂静里失声哭泣,就像多年积压在心头的雨,终于可以落地成泥。 
 
缓步红尘,凭栏写意,万千浮华,冷暖随心,走了的,来了的,输了的,输不起的,亦都是岁月叠加的情绪,大可不必唏嘘。也许繁华到极致便会成茧,在那层层包裹的岁月深处,一朵女子,就应淡若清莲,将内心圣洁为蒹葭苍苍的水岸,只守着一份从容的优雅,然后,静静老去...... 

来源:m13568120004

评论
热度(6)
  1. lz孤帆远影dja九州通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dja九州通m13568120004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小瑞m13568120004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小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